何庆莲:2018年中国失业阴霾将会更加严重

中美贸易战给中国带来的损失是外国投资者的撤离,这促使了全球产业链的重置。

在中国等几个主要新兴国家,产业链重置过程伴随着资本外流和失业率上升。

美国已经成为全球投资者的避风港,因为税收改革和宽松的监管导致其经济繁荣。

8月,美国创造了201,000个新工作岗位,失业率为3.9%。外国投资的大量撤出进一步加剧了中国本已严重的失业问题。

政府对为什么失业率不可信的调查正在扩大。中国的就业禁令。最近几个月,甚至贸易战、失业、外汇储备损失、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的负面消息也被列入禁令。

然而,中国失业的严重程度可以用各种方法来衡量。

国家统计局8月中旬宣布,7月份全国城市调查的失业率为5.1%,比上个月上升0.3%。

分析中国经济的学者从未接受过这样的数据。

首先,这种统计口径具有中国特色。虽然政府公布的失业率自今年4月以来已经从登记的城市失业率转变为调查的失业率,政府委托的一个专家组撰写了《调查失业率的九个问题综合分析》(A Comprehensive Analysis of玖IssueS to RESEARCh Deployment Rate),似是证明调查的失业率比以前登记的城市失业率更可靠,但专家们都明白,调查的中国特色失业率并不是真实的失业率。

其次,这一数据只包括中国城镇的失业人口,而不包括数亿农村劳动力年龄人口。

2017年,星火记者联盟对实际失业率进行了调查,并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的失业率,隐藏的真相》的长篇文章。我在此仅介绍要点:2016年总人口为13.8271亿,其中包括9.0774亿16至59岁的人。不包括高中、各大学和职业学校的6,860万学生,总劳动年龄人口为838.87亿,占总人口的60.7%(83,887/138,271)。

星火记者联盟发现了一个特别关键的问题:只要中国农民还活着,他们就会被纳入就业人口,其中60岁以上的老年农民1.2928亿,总就业人数7760.3万,老年农民1.2928亿,实际就业人数6.4675亿。

中国有8388万劳动适龄人口,失业人口为6.4675亿,实际失业率为1.9212亿/8388万,为22.9%。

今年的总人口仍然是13.9亿。3月14日,国家统计局宣布就业总人数为7.76亿(其中2.86亿为农民工),劳动适龄人口仍超过9亿。

这些数据与2016年火花记者联盟估计的失业数据相比几乎没有变化。

换句话说,实际失业率仍然高达22%。

以上是今年三月底中美战争爆发前的失业情况。

今天,有三个因素会加剧中国的失业现象。

贸易战的双重影响:外资撤离与失业剧增今年外资撤离中国,已成不可逆转之势。

虽然当局坚持强硬立场,但商务部在9月20日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中国商品2000亿美元的关税上调涉及机械电子、轻工业和纺织服装六大类,受影响企业中50%为外国公司。

美国的举动不仅损害了中美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也损害了全球产业链的安全。

最后一句意味着外资正在撤出或考虑撤出中国。

9月13日,中国美国商会和上海美国商会发布了对430多家在华美国企业的问卷调查。35%的受访企业已经或正在考虑将生产基地从中国转移到东南亚其他国家。据日本共同社统计,迄今为止,60%的日本企业已经从中国转移到其他国家或正在撤出,而其余40%的企业正在部署如何撤出资金。至于台资企业,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耐克、阿迪达斯、UnderArmour等中国台湾鞋履和服装厂已经将生产线转移到东南亚和印度。

为了避免美国关税很快实施,不仅外资企业,中国企业也在退出。从自行车、轮胎、塑料到纺织品,许多中国工厂正在将装配线转移到国外。

马来西亚华商郭鹤年嘉里物流是亚洲最大的航运和物流公司。目前,该公司正忙于将生产线从中国转移到马来西亚、越南、缅甸甚至老挝。

外资撤离对中国就业会有多大影响?一个被广泛引用的数字是:据官方估计,除了无数依靠外资生存的供应商和上下游企业外,所有外商投资企业都吸收了4500多万直接就业,估计有数亿。

据彭博社报道,9月11日,摩根大通(JPMorganCh Quick Change)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滨在他领导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强调了关税战对中国的深远影响:如果美国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商品征收25%的关税,中国将失去300万个工作岗位而不进行报复。

如果中国通过以下方式进行报复:(1)增加对美国商品的税收;(2)人民币贬值5%;届时将有550万人失业,1.3%的国内生产总值将被消灭。

中国的人工智能政策导致了结构性失业的增加。像许多发达国家一样,中国劳动力面临着与机器人竞争工作的新困境。

今年9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China Development Research FoundatiOn)和风险投资基金红杉中国(Sequoia China)的一份报告显示,由于自动化,中国出口和制造业所在的浙江、江苏和广东的几家公司在过去三年中已将劳动力削减了30%至40%。

在过去十年里,中国饮料品牌娃哈哈已经将装配线工人的数量从200人减少到300人,至少减少到几个。

机器人抢人的工作,这在世界各地都有发生,失业已经成为一些国家劳动力市场不可避免的趋势。

为了弥补税收的下降,机器人税的概念应运而生。

一些政府正在考虑对机器人征税。

瑞士日内瓦大学的教授兼税务律师泽维尔·奥贝森主张对机器人征税。他认为支付更少的社会保障基金将抵消税收负担,特别是因为机器人通常可以代替不止一个人的工作。他还建议,通过这种税收积累的资金应当用于社会保障基金和失业培训。

韩国和法国的政治家也提出了类似的主张,希望通过增加税收来保护失业者的福利。

当局意识到大赦国际造成的失业增加,但显然没有考虑具体的对策。

社会保障税的增加导致失业率上升。8月27日,国家税务总局宣布,社会保障税将由税务局征收,新的社会保障税政策将从明年1月1日起实施。

所谓的新政带来了两大变化。一是企业不能隐瞒员工数量,逃避缴纳社会保障税。

根据中国社会保障第三方组织51社保发布的《2018年中国企业社会保障白皮书》数据,中国企业社会保障缴费基数中有73%是不规范的,即超过70%的企业不按实际工资支付社会保障。

新政策实施后,企业逃避社会保障税的可能性将大大降低。

第二,企业的税收负担增加了。

新政策出台前,企业社会保障税率为31%,居世界第13位。新政策实施后,企业社会保障税负担比例为44%,全球社会保障税负担排名为2/189。

新的社会保障税政策的实施意味着企业负担的增加,许多媒体文章都讨论了这个问题。

根据《为来年失业做好准备》一书的作者所说,如果一个企业雇佣了一个月收入为1万元的员工,那么到目前为止,它一直是从最低的基数支付社会保障的。在新的社会保障税政策实施后,雇员将需要额外支付640元,企业将需要为每个雇员每月额外支付1860元。

这意味着,如果一个企业雇用一名员工,每年增加的成本将超过20,000英镑,而对于一个拥有10名员工的小企业,每年将不得不多花200,000英镑。

成本的增加直接挤压了中小企业的利润。为了生存,老板们不得不被解雇。

贸易战尚未结束,但对中国的影响正在逐渐显现。

当局不想和美国打贸易战。

多年来,他们一直认为向西方国家开放市场是中国给予西方国家的恩惠。他们拒绝承认中国的经济繁荣是国际体系对中国友好开放的结果。

自2003年宣布和平崛起以来,中国一直试图改变国际规则,希望那些遵守规则的人将成为制定者。

2014年,习近平甚至公开提出了他的外交指导原则:必须考虑和全面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和两种规则。

由于现有世界格局的捍卫者是美国,如果你想改写和主导国际规则并开创一项新业务,你必须挑战美国。结果,当你没有足够的资本与美国竞争时,一场贸易战出乎意料地来临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