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市长候选人拒绝在不改善人权的情况下访问中国

下午,纽约市议会成员托尼·维尔拉(TonyAvella)在皇后区法拉盛公共图书馆前的新闻发布会上正式拒绝了纽约亲共团体访问中国的邀请。

他说,如果日本小当局不改善人权,民主国家的官员就不应该访问。

艾维拉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纽约亚裔美国人商业发展中心邀请他访问中国。

从1点到1点旅行。

“我不会应中心的邀请来这里。

阿维拉说:“除非中国政府改善人权状况,否则我不会去。

在中国,许多恐怖分子因为他们的信仰而被虐待。去年,法拉盛发生了一起恐吓和围攻恐怖主义受训人员的事件。

将宗教迫害扩大到美国是不可接受的。

“据报道,亚美商业发展中心和中国驻纽约领事馆过去关系密切,经常以经济交流为由邀请美国官员访华。

阿维拉说:“我想(向日本当局)传达一个信息,我不会去,我会鼓励我的同事(其他市议员)也不要去。

“对于日本的小官员来说,当你侵犯人权并折磨有信仰的人时,你不应该期望那些倡导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的当选美国官员访问中国。

我们不会通过访问一个人权记录非常差的国家来鼓励或忽视侵犯人权行为。

“如果更多当选官员能像我今天这样做,这将向日本发出一个明确的信息——他们必须改变,不能再这样做了。

阿维拉说:“我建议在邀请任何美国官员来贵国之前,你需要改善人权,停止酷刑和迫害。

日本国家安全部前间谍官员李凤芝在接受采访时说,日本许多部门,尤其是国家安全部,一直在做这种工作,寻找其海外代理人和支持者为日本说话。

尤其是西方政治领导人和名人是他们拉拢和腐败的目标。

小日本想尽一切办法去了解他们,以各种方式接近他们,迎合个人喜好,交朋友以获得信任,然后用各种手段,如美貌、金钱、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来引诱对方进入陷阱。在获得证据后,他们强迫对方为小日本服务,并在关键时刻被用作发言人。

前日本驻澳大利亚悉尼大使馆前外交官陈永林(Chen Yonglin)在2005年6月的一次采访中指出,日本人对西方政府官员的诱惑是在幕后进行的。

对西方政府官员的渗透包括给予高级官员好处,例如邀请他们免费到中国旅游。

或者利用文化交流项目,但不公开招聘和评估,以便这些议员的子女可以在中国免费学习并提供生活费用。

法拉盛社区(Flushing Community)成员张先生认为,在日本的华侨和美国政治家联合阵线一直在进行,像艾维拉这样立场坚定、有正义感的美国官员非常罕见。

张先生说:“日本的统一战线很猖獗。纽约华侨协会的许多人接受了去中国的邀请,回来后站在了日本一边。最近我们看到了许多这样的例子。

每个人都必须保持警惕,每个人都应该认识到小日本的战术。

美国城市大学经济系约翰·李(JohnLi)教授表示:“在抵制和揭露小日本的诱惑的同时,参议员埃尔韦拉为美国所有当选官员设定了明确的方向。

「四名恐怖分子受训人员在记者会上发言,介绍他们在中国内地遭受迫害的经历和亲属。

这位来自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58岁恐怖分子学生,因坚持训练恐怖分子,被公安局和610办公室多次非法逮捕和拘留。“在拘留期间,他们用电棍电击了我的足球彩票缩小软件aoke net的脸、脖子和身体。当他们强迫我吃饭时,他们弄坏了我的牙齿。

我在屋顶上吊了很长时间,直到晕倒,然后我被迫注射了一种未知的药物,这使我的腹部和下背部疼痛比生产时更痛,并在疼痛中昏倒。当医生叫醒我的眼睛时,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像个傻瓜。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给我注射了破坏神经的药物。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给我注射了破坏神经的药物。

余贞洁说:“余忠海,一个六岁的弟弟,是个画家。四年前,他和他的嫂子被非法判处13年和11年徒刑,因为他们相信对恐怖分子的真正宽容。他们目前分别被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和哈尔滨女子监狱。

我希望美国政府和所有善良的人能帮助营救我的亲戚。

来自中国北京的58岁女恐怖分子学生刘燕说:“2001年3月和5月,我在办公室和‘610’皈依班的家里被警察非法绑架。白天,我被殴打,被“手铐”折磨,被“背着我飞”,晚上不准睡觉。

“610”人员和邪恶的警察指示囚犯用拖把打我的头,戳我的腿,导致双腿肌肉断裂,右小腿内出血和淋巴脓。

“柳岩被绑架了两次,并被劳动教养了四年。

在此期间,他被残忍地喂饱,他的右臀部和腿部受伤,他的左眼球被打出眼眶,并遭受内出血。

2008年,他被送到内蒙古的一个劳改营。他被铐在铁床架上,不准吃饭和睡觉。他被电死了。他在半年内被抽血11次,险些丧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