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股价突破:冯小刚亏损6821万

上市时,中国影视行业的首批股票风光无限,明星股东如云,市值1000亿元。

然而,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受税收风暴和阴阳契约的影响,华谊兄弟(300027)一直站在公众舆论的最前沿,股价暴跌。1000亿元的市值一直是梦想,现在只有152亿元。

2018年是华谊自2009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净利润亏损。

4月26日晚,华谊兄弟发布了2018年度报告。公司实现收入38.91亿元,同比下降1.40%,母公司净利润10.93亿元,同比下降231.97%,母公司净利润11.81亿元,同比下降1001.40%。

2018年,华谊兄弟遭受了上市以来最大的冲击。今年早些时候,华谊兄弟董事长王钟君在一次机构研究会议上表示。

除了为不尽如人意的表现道歉之外,王钟君当时还承认华谊兄弟有两大痛点,即主营业务疲软和财务压力。

自上市以来,亏损首次归因于母亲的净利润-10.93亿英镑。在华谊2018年的收入结构中,占比最大的影视娱乐业务同比增长8.39%,达到36.57亿,而2017年的增长率为31.70%。

此外,现实生活娱乐和互联网娱乐行业同比分别下降42.15%和82.85%,收入分别为1.5亿元和5260万元。

华谊在年报中指出,收入前五名的影视作品分别是《前3:告别前》、《徐人杰四天王》、《好久不见》、《方华》和《寻找你》,总收入为11.0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28.02%。

然而,一些电影如《徐人杰四天王》和《云南虫谷》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票房。

总的来说,收入略有下降,而利润急剧下降至负值的真正原因主要是资产减值损失高和投资收入减少。

年报显示,华谊2018年资产减值损失13.82亿元,同比增长393.76%,其中商誉减值损失9.73亿元,占比89.03%。

从年报可以看出,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是应计金额最高的公司,持有冯小刚30%的股份。二是浙江长生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演员张国力拥有该公司30%的股份。

截至2018年底,华谊仍拥有20.96亿英镑的商誉。

华谊的商誉问题一直受到业界的密切关注。

事实上,在华谊1月底发布年度业绩预测后,深交所第二天就迅速发布了一封询价信,要求华谊解释这一大笔商誉减值的原因和合理性,以及是否存在通过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大沐浴。

投资收益方面,华谊2018年实现投资收益2.13亿元,2017年同期实现投资收益7.7亿元,同比下降72.36%。

2017年华谊以6.47亿的价格转让了广州银汉科技有限公司25.88%的股权,而2018年报告期内投资收益主要包括出售河南建业华谊兄弟文化旅游产业有限公司25%股权以及英雄互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按持股比例确认的投资收益。2017年,华谊以6.47亿元转让广州韩隐科技有限公司25.88%的股权。2018年报告期内,投资收益主要包括出售河南建业华谊兄弟文化旅游产业有限公司25%的股权,以及由英雄互动娱乐科技有限公司按持股比例确认的投资收益。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5年开始,华谊的非经常性收益已经连续4年高于扣非归母净利润,这意味着,华谊的主营业务乏力。

业内人士认为,华谊从投资收入等非经常性损益中获得的利润实际上是不可持续的。

在25年的发展中,华谊曾拥有周迅、李冰冰、范冰冰、黄晓明、邓超等众多明星,同时与张国力、冯小刚、冯邵峰、郑凯等明星有着深厚的联系。

2015年10月,华谊兄弟为了延续明星驱动的知识产权模式,投资7.56亿元收购成立仅一天的浙江东阳郝汉电影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阳郝汉)70%的股份。东阳郝汉的明星股东包括艺术家陈丽、冯邵峰、杨颖、郑凯、杜春和陈鹤。

2015年11月,华谊以10.5亿元收购了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阳美拉)股东冯小刚和陆国强共同持有的70%股份。东阳美拉当时的总资产只有13600元,总负债19100元,但估值高达15亿元。

这两笔交易都引起了业内的极大关注和热烈讨论。一方面,这两家公司在收购前不久还没有成立,被怀疑是为了被收购而突然成立的。另一方面,这是因为股票的购买价格远远高于公司的资产,使华谊形成了很高的声誉。

股权转让时,东阳的大明星股东和东阳美拉的老股东都做出了5年的业绩承诺。

根据华谊年报,东阳美拉2018年业绩目标为税后净利润不低于1.32亿元,而公司实际净利润仅为6501.5万元,业绩承诺尚未兑现。因此,东阳美拉的老股东冯小刚需要支付6821.5万的绩效薪酬。

2018年,东阳郝汉完成业绩押注,承诺的业绩目标不低于1.37亿元,公司实际实现净利润1.95亿元。

然而,明星股东之一郑凯未能计入2018年报告期净利润,因为参与生产的项目未达到收入确认的时间。因此,郑凯需要根据协议支付1962.58百万的绩效薪酬。

短期债务压力王氏兄弟已经承诺95%以上的股权。除了主营业务收入下降和收入压力的问题,华谊兄弟面临的另一把剑是债务问题。

在今年1月的一次机构调研会上,王钟君承认华谊兄弟的流动性不是很好,企业快速扩张留下的财务压力此刻被放大了。

根据年报数据,截至2018年底,华谊兄弟拥有短期贷款1.92亿英镑,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债务36.47亿英镑,现金26.41亿英镑,远低于上述债务的总和。

事实上,今年年初,华谊兄弟通过银行信贷、企业贷款和股权转让积极筹集资金。

1月8日,华谊兄弟发布多项公告,向浙江商业银行、平安银行(13.790、-0.34、-2.41%)、中信银行(6.280、0.01、0.16%)和民生银行(6.280、-0.10)及其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娱乐、英雄互助娱乐、郝汉影视、华谊影城(苏州)股权和海南三栋别墅提供质押担保。-1.57%)四家银行共申请综合授信23亿元,并为2018年10月向招商银行申请的2亿元综合授信(34.360,-1.07,-3.02%)提供补充担保。

这五笔综合授信总额约为25亿元,足以偿还华谊兄弟2016年发行并于今年1月底到期的22亿元中期债券,解决了急需。

此外,今年4月,华谊兄弟又有7亿元债券到期。

1月24日,华谊兄弟从阿里影业获得了为期5年的7亿元贷款。

4月23日晚,华谊兄弟再次宣布,由于实际融资需求,计划以10亿元的价格将其在英雄娱乐20.17%的股权转让给中泰信托。

在机构研究会议上,王钟君曾表示,华谊兄弟2019年的一个方向是资产处置。

王钟君表示,该公司将逐步剥离与电影和现场娱乐不太相关的业务和资产,提取资金,优化债务结构,并利用这些资金使内容更好、更强大。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报告期末,华谊兄弟的实际控制人王钟君和王中磊持有公司26.7%的股份,而其质押股份已经处于高位。

年报数据显示,王钟君已承诺约5.44亿股,占其股份的94%,而王中磊已承诺约1.68亿股,占其股份的99%。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