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官员让公共安全和国家安全各派参与港口地区议会选举“前哨”杂志:各派参与区议会选举

听众朋友们,你们好!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电台的“著名新话”节目。

我是东道主李欣汝。

在这个节目中,我们将播出一篇名为《参与区议会选举的各个部门和派别》的文章,该文章由区人民在2012年1月的前哨杂志上发表。

中国香港刚刚于2011年11月6日在中国香港举行了18个区议会的普选。选举结果是香港建立代议制力量的巨大胜利。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简单。很多证据显示,当权派的胜利有赖欺诈,这是非常可耻的,也令一直生活在民主文明环境中的香港人感到愤怒。

与此同时,导演的选票种植也凸显了不同派别之间的竞争。

接下来,我们邀请Xi·袁来揭开中国香港区议会选举背后隐藏的一面。

节目长度:14: 2中彩票会带来厄运吗?6秒下载mp3(16k)|(128k)准确地说:2011年11月6日中国香港18个区议会的选举震动了选举前后中央政府各派领导人的神经。

选举于11月7日凌晨1点结束,当权派宣布彻底胜利。

然而,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它刚刚结束。

此后,“不屈不挠”的民主派坚持调查,被香港人称赞为一个好节目。

调查发现,当权派在选举过程中犯下了大量欺诈行为,依靠种子选票获胜。

所谓种子投票(seed vote),就是安排一些人给出虚假地址,以获得某一选区的投票权,然后在投票中支持当权派。

在调查过程中,大量虚假地址相继被发现。例如,在一个不到30平方米的住宅区,登记了10多名选民,每个人都有7个姓氏。一些旧建筑已经被拆毁和重建,甚至选民也把被拆毁的建筑作为他们的注册地址。另一栋16层住宅楼的19层有选民登记地址。所有这些都足以证明11月6日的投票包含了大量的缺陷和漏洞。当权派Xi孜孜不倦地宣布的胜利是一场来历不明的胜利,是无耻的。

因此,中国香港2011年的区议会选举不能被视为结束,除非“种植选票”的指控被揭露。

然而,这也吸引了内地一直是一人一人的人的注意。如何在民主的外衣下继续推行专制权力成为一个新课题。

然而,对于那些积累了近100年流氓战术经验的人来说,这应该不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很快,在11月下旬,他赢得了第一轮“选举后竞选”。

这一轮与曾荫权领导下的特区政府达成合作,因此负责选举工作重组的谭致远和大陆事务主任宣布,“植票”调查将委托给北京方面可以信任的部门。

然而,这项决定再次在香港人当中引起新的波动。

自1980年代以来,中国香港自各级议会直接选举以来,就有自己的法律和习俗。除了与暴力直接相关的投诉,如人身伤害、恐吓和刑事损害,所有关于选举进程的投诉都由反腐败独立委员会进行调查。

中国香港ICAC不仅负责反腐败,也是选举管理委员会的执行部门。

选举投诉被送到ICAC进行调查。一方面,除暴力外,大多数选举欺诈都涉及利益,并含有腐败和贿赂的成分。另一方面,ICAC的官员作为一个整体,在中国香港的各个执法部门受过较高的教育。他们更有守法意识,也最有能力保守秘密。ICAC警官在调查案件时可以从大量的文件和材料中整理出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是选举特别复杂,不仅知道如何使用盾牌、警棍和胡椒喷雾的警官可以做到这一点。

当有大量初步证据表明当权派“播种选票”时,当媒体、公众甚至国际媒体对此感到惊讶时,为什么不立即将所有这些交给正在失去公众信任的警察部队,而不是有很强调查能力的ICAC?秘密在于,北京当局不信任ICAC,但高度信任曾伟雄领导的警察部队,这是一个接近共产党的“鹰派”。

在港英时代,ICAC似乎一直是一个重要的部门,与它并不亲近。

即使在1997年英国彭定康(Chris Patten)降旗回归中国后,高级政治官员也经常告诉派赴香港出差的干部不要惹恼中国香港的ICAC,因为“香港、中国警方、海关和移民官员都已经回归,但ICAC还没有回归。

所谓的“回归”意味着投票给这座城市。

2011年区议会选举后,香港政府突然将ICAC“拒绝回归”的“插票”选举投诉,从警察部队的“真正回归”中剔除。这说明中国香港“一国两制”越来越陷入一党专制。

心如:听众朋友,你正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电台的“著名新话”节目。Xi元正在广播“前哨”杂志的文章——“各部门和派系参与区议会选举”。

接下来,请继续聆听中国香港区议会选举所暴露的内部竞争。

Xi元:中国对香港内部政治的干预虽然逐步加深,但也与内部派系之间复杂的关系交织在一起。

在11月6日投票日前三周的竞选活动中,中国香港市场上突然出现了更严肃、更流利的普通话。

这群人主要分布在新界北部,包括北区的上水、粉岭和元朗,以及内地新移民较多的地区,例如深水、油尖旺、红磡、北角和湾仔。

这些人是被派往中国香港参加区议会选举的内地公安人员。

甚至普通居民也知道这种情况。

有时在公共安全经常出现的茶馆和餐馆里,用餐者也会不时提醒对方:“别胡说八道,现在大陆到处都是公安人员。

“不过,为什么来香港的不是统战部人员,而是公安人员?原来,大批内地公安人员此时的到来并不完全是为了拉票,而是为了以查案的态度观察今年中国香港的选举。

此外,内地警方并不想志愿到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调查是否有违反法律或规例的情况,也不是只想打击民主派,支持当权派,因为这件事虽然需要做,但属于中国香港统战部联合联络处的范围。

内地公安调查的内容原来是相互侦察。

那么,为何这些临时公安人员来港进行商业活动,互相监视呢?事实证明,虽然这些人都来自大陆,都是从中国派出的,但他们属于中央政府的不同派别。

此外,内地警方来港的人数一般来说并不低,至少在科级、司级,甚至在局级,甚至助理部长级。这显然是一件不寻常的事情。

他们不在上级的统一指挥下,但他们以自己的方式行事。他们中有些人仍然忠于曾庆红、胡锦涛和温家宝,有些人声称属于他们的办公室,但没有人会承认他们属于习近平的系统。

这些不同制度的人必须分别会见当权派和民主派的人。他们还会见了各界代表。他们会面后所做的大致相同,就是聆听中国香港各界人士的真实想法,以及了解内地其他派系公安人员的活动。

中国香港的一些学者认为,现在高层派系正在争夺明年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权力,所以他们没有时间照顾中国香港。他们甚至不渴望成为行政长官,更不用说区议会了。

然而,从这次区议会选举中,可以证实这个想法是不正确的。

尽管中国香港在1997年被占领,但它仍然是世界地图上的“东方明珠”。虽然董建华和曾荫权是两个亲共势力,但中国香港在国际关系中的重要性并没有减弱。中国香港仍然是中国大陆进入世界的窗口,也是以下各级腐败官员将其财产后代转移到外国的跳板。

可以说,要掌握香港,中国就要扼住高倩的咽喉。

与学者们的观点不同,中国香港各界与内地警方接触的代表认为,他们在选举中并非无所事事。

他们认为虽然中国香港区议会职权有限,但是十一月六日的选举是一次全民参与的直选投票,从中可以窥见此地区各种政治势力的能量和表现,这为能否进一步控制整个中国香港社会提供了参考。他们认为,虽然中国香港区议会的权力有限,但11月6日的选举是一次全民参与的直选,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该地区各种政治力量的能量和表现,为我们能否进一步控制中国香港的整个社会提供参考。

来自不同制度的警务人员来到香港,对选举结果也有非常不同的反应。

2011年11月初,在一个接一个公布所有的统计结果后,曾庆红的办公室人员表示最满意,其次是胡锦涛的办公室,据说最无精打采的人来自温家宝的办公室。

辛茹:1997年中国香港回归中国时,她承诺在中国香港实施“一国两制”。

然而,众所周知,内地实行一党专政,而中国香港一直是自由民主制度。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政治环境。火和水是不相容的。事实也证明,所谓“港人治港”正日益成为一个短语空,其对中国香港的渗透正在加深。

此外,由于内部斗争的加剧,它在处理中国香港事务时也呈现出更加复杂的局面。

然而,当它将惯常的流氓政治手段转移到中国香港时,它也使中国香港广大人民更加意识到它的真实面目。事实再次证明,民主和专制、文明和野蛮是不能统一和和谐的。

观众朋友们,今天的节目“明坎华坛”又在这里向你们告别了。谢谢你的倾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