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银行呼吁中国增加消费

世界银行的报告认为,鼓励国内消费增长对中国经济的健康发展比限制目前在中国实施的投资增长更为重要。

英国《金融时报》的相关报道称,世界银行的报告暗示,增加国内消费的一种方式是中国政府增加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支出。

这是为了改善中国过度的贸易顺差和外国投资的过度增长对中国货币体系的影响。

根据该报告,中国目前40%的储蓄率是中国内需疲软的原因。

政府应该增加社会保障投资,鼓励更多居民进入消费市场。

华盛顿一家经济咨询公司的丁力博士说,中国社会保障水平低确实是中国消费增长受到限制的原因。

“世界银行的建议是有道理的。“世界银行的建议是合理的。

这种消费,尤其是居民的消费,在一个国家的经济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例如,对于普通中国人来说,教育和医疗费用相对较高,他们在没有钱的时候把钱存在银行。

如果政府在社会保障方面给予普通民众更多补贴,将有助于刺激国内居民的消费支出。

“丁力博士说,中国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增加出口和投资,而国内消费的贡献率相对较低。作为一个大国,这种发展模式难以持久。

“中国是一个大国,更多的小国依赖出口,这是不同的。

对于这样一个大国来说,国内消费应该在经济中占有一定的比例。例如,美国的自然消费约占年国民生产总值的70-75%。中国国家统计局1-9月份全社会零售消费总额的比重约为30-40%,相对较低。这样,它将影响整个国家的经济运行。

然而,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经济学教授许殿青(Xu Dianqing)认为,消费是一种个人行为,政府很难对个人消费做很多事情。

在短缺经济中,政府可以限制消费,但在过剩经济中,政府很难采取有效措施刺激消费。

“这超出了政府的控制范围。政府呼吁居民增加支出。

居民说我没钱花。

从经济角度来看,消费永远不能被用作政府的控制变量。这是一种个人行为,尤其是在市场经济的情况下,这是政府无法控制的。

没有足够的手段来管理它。

这句话是a 空。

中国政府这句话已经说了好几年了/[/k0/。

我在不同场合批评过这句话。

如何增加内需?说到增加农民的需求,我说农民没钱。怎么做?徐教授认为,在过去十年左右的发展中国家经济起飞时期,中国的高私人储蓄率是不可避免的现象。

“在经济起飞期间,所有发展中国家的储蓄率都很高。

这在经济学中被称为第一代因素(firstgenerationfactor),这是第一代效应,也就是说,第一代在经济发展起飞之前很穷,人们的消费习惯是持续的,不会突然改变,但这种现象在第二代和第三代中并不存在。

徐教授指出,尽管中国拥有巨额外汇储备和快速增长的经济,但政府仍存在巨大的财政赤字,不太可能大幅增加社会保障支出。

然而,他认为,中国经济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一些不平衡,没有必要过于担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