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天化日之下,北京一家1亿元的华侨企业突然被100人抢劫,中国伊利集团的合作单位在顺义区遭到“官、商、黑”的联合压迫。

姚宗华在顺义警方刑侦支队面前束手无策(由中国舆论监督网撰写/照片:辛德旭巷)《皇帝脚下》,北京市顺义区北小营镇。

去年底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中国著名企业伊利集团(Yili Group)的一家紧密合作企业,以及一家在巴西有华侨法人代表投资数亿元人民币的企业,在当地工商部门执法人员的“眼睛”下,在当地公安人员的纵容下,在光天化日之下,被非法商人前股东带领的数百名杂项人员查获。

受害者在向警方报案后,甚至连个人物品和衣服都没有,被当地公安忽视了。工商行政管理局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四处奔波。

2006年12月25日,中国舆论监督网和中国明基在线调查发现,镇上发生了多起开门、招商局关门、打狗的事件。此外,前股东和其他人占领企业后,他们非法打开保险箱和文件柜,拿出公章,到处带钱,毁坏了许多对地方官员和他们自己有害的书籍。

2005年,在北京发生了同样的事件,华侨在加拿大投资的财产被扣押。

大楼顶部的广告牌在晚上闪闪发光,但它的外观非常漂亮…华侨企业在白天被从钟魁带走。2007年元旦,北京顺义区政府门前的街道挤满了人。行人的脸上满是节日庆典,而一个50多岁的略胖男子在顺义区政府附近犹豫不决,他的脸上充满焦虑和绝望。

突然,老人的眼睛亮了起来,显然是被卖烤红薯的小贩的哭声和烤红薯的香味所吸引。

他不由自主地走到摊贩那里,问了价格,但他没有买。

原因是他口袋里的一点钱是他明天早上的家庭早餐费。

有一段时间,如果一个答应借钱给他的朋友不准时出现,他和他的家人明天中午就没有饭吃了。

他是乞丐还是破产了?不要。他是一名持有巴西绿卡的归侨,更确切地说,在2006年12月11日上午10点10分之前,他和另一名巴西华侨还共同拥有一家资产上亿元的企业。

现在他只是一个差不多生活在街上的半个多世纪的老人。

他是谁?他是北京利亚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亚公司)的股东之一兼总经理姚宗华。

在投资数亿元的北京利亚公司办公楼一角半个小时后,答应借给他1万元吃饭、向北京各级部门上诉甚至打官司的朋友终于来了。当姚宗华的朋友要求他和/[/k0/坐在车里时,他哭了。

20天前发生在北京皇城和皇帝脚下的悲剧再次浮现在他眼前。

2006年12月11日上午9: 50左右,姚宗华在北京市顺义区北小营镇宏达工业区开发区莉亚公司办公楼二楼工作。

突然,秘书来到报社,说北京顺义区工商局郭科长和他的几个手下已经下达了处罚决定和罚款。

原来,利亚公司更名前北京路顿乳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路顿公司”)的第二大股东陶友义向北京市顺义区工商行政管理局报告,他的助理在此前的股份转让协议和转让股东大会决议中签署了三大股东张中行(占股份的2.39%)。

为此,北京市顺义区工商行政管理局以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的名义,决定吊销《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顺启监督许退字[2006]第1号行政许可》:取消了2005年1月12日在顺义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的股东变更登记,恢复了变更前的状态;同时,作出《龚景上顺子楚[[2006]527号行政处罚决定》,并处以29万元罚款。

姚宗华在签署工商决定时,突然听到楼下传来一声巨响,争吵甚至打架。他还没下楼去看,就发现陶友义带着几十个“打手”冲上楼,向还在任的中高级管理人员宣布:“根据工商部门的意见,这个企业仍然是我们的。不要动你们任何人,否则我们要受责备!”姚宗华立即表示抗议,并声称报警。

话音刚落,“暴徒”就像一阵大笑:“报警?如果你有勇气,报道有什么用?!”后来,“暴徒”试图把姚宗华推出他的办公室,并推了他一把。

姚宗华不得不向在场的工商执法人员求助,但被对方拒绝,理由是“这不在我们的管理范围内”。

绝望中,姚宗华不得不拨打110报警。

五分钟后,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公安支队和顺义分局北小营派出所的几名警察赶到现场。

姚宗华在顺义警方刑侦支队面前束手无策。警察一到现场,他们就大声问道:”刚才谁报警了?”“我报告说,许多身份不明的人进入工厂,影响了正常工作和生产的继续。请叫他们出来,”姚宗华说。

现场一名警察喊道,“工商局的文件已经表明,你们公司在利亚不存在。应该是你离开。现在公司已经回到卢顿。陶友义等人的行为是合法的。请不要在这里制造麻烦!”“你没报警吗?然后你可以和我们一起去警察局做记录。”警察说。

“你不能在这里做,然后去警察局吗?”“这里太乱了。你说呢?”这时,陶友义从工商部门抓起了《决定书》。

姚宗华立即要求警方处理此事。后来,在警方的干预下,对方不情愿地把“决定书”交给了警方,警方在到达警察局后将“决定书”交还给了姚宗华。

又僵持了几分钟后,姚宗华不得不和人民警察一起去警察局“记笔记”

当他到达办公楼的楼下时,他发现他公司的保安被另一方的杂务人员控制着,而另一方也占据了公司的出口。

在见到姚宗华后,一个被控制在楼下的公司管理层显然哭着说,“哦,不,姚,他们有几百人。他们推下公司的三堵墙栏杆,爬上前墙栏杆冲进去。为什么警察不在乎?”这时,许多身份不明的人跑到生产车间,对同样被捕的工人喊道:“老实说,你看姚宗华已经被警察抓住了……”姚宗华去派出所“记笔记”后,陶友义带来的数百人毫无顾忌地一个接一个接管了利亚公司的所有人员。

后来,当一名高级管理人员想打开他的办公桌,拿走他的个人物品时,对方没有让他这么做。甚至高级管理层也被暴徒扇了耳光。

顺义工商行政管理局大楼宏伟豪华。随后,陶友义带领的小组非法打开甚至撬开了莉亚的文件柜、文件柜和保险箱。他们占有了利亚和利亚股东的公章、营业执照等重要文件,如北京亚太土地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亚太投资经贸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都是华侨公司。他们用这些公章从莉亚现有的银行取钱,甚至以以利亚集团的名义结算了数十万笔手续费。

四个小时后,姚宗华在做了书面记录后回到公司,发现他们投资1亿多元的企业已经被其他人占用,他甚至无权进入。姚宗华再次报警后,北京市公安局顺义分局北小营派出所的警察说他们再也应付不了那么多了。

第二天下午,姚宗华赶到顺义区公安局刑侦支队胜利区刑侦支队报案,并前往顺义区政府和顺义公安局投诉北小营派出所民警不作为。

“当时,我们每个人都被他们的三四个人控制着。他们中的许多人仍然穿着保安制服,甚至去厕所都被他们监视着,他们的手机甚至被他们拿走了。

四个小时后,他们突然命令我们“离开”,莉亚公司分配给我们高级管理层的汽车都没有让开。

”利亚一高层后来回忆说,“发人深思的是,这帮人进来之前已经将公司电路控制住并拉下了电闸,原因是他们知道利亚公司内部有摄像头,他们怕自己的罪行被摄制下来,由此可以看出他们事先不但做了策划而且有严密分工,这就和影视中强盗入室抢劫一般。”利亚一名大四学生后来回忆道,“发人深省的是,这伙人在他们进来之前就已经控制了公司的电路,并拉下了开关,因为他们知道利亚在公司内部有摄像头,他们害怕自己的罪行被拍摄下来,因此可以看出他们不仅事先有计划,而且有严格的分工,这类似于电影和电视中的入室盗窃。

“陶友义为什么要在举报犯罪和企业被抢劫时自己举报诈骗?他和莉亚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这是几年前的事了。

据报道,卢顿公司成立于2002年1月9日。由王英海、陶友义和张中行三位自然股东投资设立。工商登记注册金额为8368万元。

2005年1月,公司三名股东将其全部股份转让给北京亚太土地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华侨投资公司)、北京亚太投资经贸有限公司(华侨投资公司)和刘彤。股权转让协议由陶友义、王英海和张中行三位股东签署。股东兼总经理陶友义提供股东大会决议。股份转让价格为8368万元,2005年1月12日,公司派人到顺义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股东变更登记手续。

股权转让实际完成后,2005年6月,卢顿公司更名为利亚公司。

在同一案件中,签发了两份非备案文件,顺公布利通字(2006)第41号,日期为2005年9月12日。刘彤的股份全部转让给北京亚太大地国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因此莉亚公司成为一家完全由巴西归国华侨投资的公司。转让交易完成后,新股东已先后向公司投资1亿多元人民币,其中4000万元用于新建标准厂房,其余用于旧设备改造和新增生产设备。

因为莉亚的公司在北京地区的规模和管理上首屈一指,所以从2005年4月起就与内蒙古蒙牛集团合作生产加工“蒙牛酸奶”。

2006年,中国最大的乳饮料生产商之一伊利集团(Yili Group)经过严格筛选,与Leah公司签署业务,从2006年1月10日至2007年12月31日加工生产“伊利酸奶”。合同规定,现有设备将增加“利乐”22型设备,伊利在利亚的加工费计划在2007年达到1亿元左右。

大约在2006年,伊利在中国北方部分地区,尤其是北京销售的“伊利酸奶”有十分之九来自利亚公司。

但是现在,尤其是2007年元旦前后,“伊利酸奶”一度在北京市场供不应求,原因是利亚公司被抢劫导致业务关闭。为了供应市场,伊利集团不得不将货物从其他省市自治区的生产企业转移到北京。因此,伊利和莉亚的损失一直是天文数字。

在另一个国家,许多生产计划也搁浅了:2007年1月11日,世界500强公司之一的加拿大科特公司(Canada COTT Company)签署了生产该公司产品的合同。

到2008年,企业的发展将采取多种经营方式,一种是代加工,另一种是自己制作咖啡和咖啡牛奶。许多产品是在工厂被抢劫前生产的。

一个前景广阔、发展潜力巨大的企业之所以达到这样的阶段,完全是因为利亚公司成立后,公司高层发现卢顿公司原三名股东以实物出资的全部注册资本都是虚假的:王英海以实物出资5679万元,陶友义以实物出资2199万元。

张中行实物捐助200万元,占总额的2.39%。事实上,他们都是戴手套的白狼空。

此外,三大股东还以该厂区数百亩土地作为银行4600万元的抵押贷款,而1000多万元的土地出让金尚未支付。

当时,许多以高价转移到利比亚的设备无法启动,有些设备是从外部租用的。

同样严重的是,卢顿公司在股权转让前隐瞒了大量外债,因此近年来利亚公司被北京各级法院起诉要求偿还。

在同一案件中,实际上提供了两份非备案文件,题词为《顺公星卜里通字2006年[第42号》。“更有趣的是,陶友义的儿子在公司被转移后起诉了莉亚,他当时在公司工作的妻子给了他一张1200万元的借据。

另一方面,陶友义给他的儿子所谓的“证明存在借钱购买设备的事情”。

利亚公司法律顾问黄桂林律师说。

事实上,双方矛盾的加剧仍然是利亚公司出面举报前股东虚开增值税发票的严重犯罪行为。

后来,根据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个人指示,王英海因在家乡黑龙江犯有其他严重罪行被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公安局逮捕。利亚公司还向顺义区公安局举报了仍在北京的陶友义和张中行的许多涉嫌犯罪行为。目前,此案已成为北京市顺义区公安局发起、北京市公安局监管的重大案件。

然而,陶友义等人并没有受到惩罚和处理。

因此,顺义的外界一直流传着“道是个地头蛇,莉亚的股东只是外人,他们最终肯定会在与道的斗争中遭受巨大损失。”

“当时,我们在卢顿公司以前的账户中还发现,前北小营党委书记、现任顺义乡镇企业局局长陈福全以白皮书的形式拿走了300万元现金。

这些钱到底做了什么?目前,这三个“官员、商人和流氓”相互勾结,非法侵占他人的合法企业,上缴旧账。只是为了毁掉一些阴暗的东西吗?”莉亚一名高级管理人员说道。

2006年12月25日,姚宗华接到北京市顺义区公安局刑侦支队、胜利区刑侦警察的通知,称分局领导签发的“不立案通知书”已经发出。

那天中午,姚宗华终于接到通知,“陶友义没有犯罪事实”。

然而,随行律师发现,姚明宗华签名的下页日期是“2006年12月22日”,而姚明宗华签名的日期是“2006年12月12日”。

根据“如果你不接受通知,你可以在7天内到公安局复查”的规定,姚宗华已经失去了复查的权利。

面对姚宗华和其他回来修改日期的人,警方说,“康队长不小心写错了日期,可以再开一个。”

顺义的个体警察工作有点“马虎”,顺义个体工商人员的工作方式更让人着迷。

2006年12月11日上午10: 03。

当顺义的工商执法人员将处罚决定递交给利亚公司时,陶友义带领的近100人紧随其后,接着是严重的非法侵占。

“顺义工商管理局递交了文件。陶友义等人也在几分钟后到达。为什么?!”姚宗华说。

“土匪”包围了四周,推倒围墙进入工厂,抓住2006年12月25日下午。中国舆论监督网与中国著名唱片在线调查一起,赶赴北京顺义工商分局。顺义工商分局领导指定企业主管郭局长接待他们。

郭先生否认该分支机构向陶友义和他的团伙通风报信。

然而,对于12月11日上午9点40分做出的处罚决定,他和自己的员工在不到10点钟的时候到达了莉亚的公司。姚宗华刚刚签完合同后不到30秒,陶友义为什么如此熟练地带领近100人冲进公司?郭科长说不出原因。

2006年12月26日下午,卢顿公司执行董事高金铭解释道:“我们去找的那些人是公司的老员工,那些保安也是公司的。至于我们为什么这么熟练地去那里,那是顺义工商管理局通知我们的结果。

12月26日下午看着大门的保安人员说:“以前不清楚。我们是在12月29日被招募的。

高金铭最后还表示,卢顿公司转让股权后,公司发现莱娜从公司土地上借了很多钱,还有很多其他债务没有偿还,因此收回了公司。

至于为什么公司应该被抢而不是去法院,这是因为法院起诉太慢,以及利亚股东已经投资超过10亿元,高金铭说,这是老板之间的一个事件。至于老板陶友义,他昨晚已经出差了,不知道明天去哪里了。

随后,中国民意网和中国著名唱片调查网的工作人员,在高金铭的陪同下,参观了公司的办公区域。在二楼的接待室,他们看到原来放在文件柜里的相关材料和账簿已经放在几个茶几上。

针对高金铭的言论,利亚股东苦笑着说:“这真是强盗逻辑!我们收购了他的空空壳公司,不仅给了三位股东2000万元现金,还承担了他们以前的全部债务(协议不超过7000万元)。至于4600万元的银行贷款,他们以前也借过,我们刚刚还了钱。”

2006年12月25日下午,中国舆论监督网和中国记者在线调查将姚宗华的投诉发送给北京市顺义区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刘。刘当场把投诉发给了主要领导。刘还表示,他们将在一周内就事件的处理结果给出反馈。然而,到目前为止,数亿华侨企业的抢劫仍处于无人负责的尴尬境地。

卢顿被收购后,莉亚投资数千万美元建造了一个现代化车间。同样,在顺义的北小营镇,香港公司,高档别墅区“水乡时光”的开发商之一,也与当地一家著名企业发生了非常不愉快的争吵。最后,当地企业“收购”了对方的股份,香港商人离开了。

至于顺义的其他乡镇,也有外国投资者逃离但当地股东被击败的“故事”。

2005年,中国舆论监督网报道了一个加拿大归侨傅晓辉投资北京房地产的意外事件。2005年7月20日,傅小慧印象深刻。作为局外人,他的四项合法财产由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没有任何审判程序。

令他更加愤怒的是,在执法现场,他没有与任何执法人员发生身体接触,但他被指控“殴打执法人员”,并于10日被司法拘留判刑。

为此,北京一家外资企业的股东表示:“投资者最害怕的是‘开门招商,关门打狗’。”。

事实上,为了安抚投资者,顺义北小营镇特意在镇派出所对面设立了霓虹灯招牌“北小营镇,投资者的乐土”,这也是北小营镇最繁华的地段。它在晚上发光,但是它的外表很好看。附件:律师表示,利亚公司法律顾问、北京国联律师事务所律师黄桂林就此表示,顺义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处罚决定中的“2005年1月12日取消利亚饮料公司变更登记,恢复变更前状态”是越权和滥用职权的违法行政行为。

原因是:首先,处罚决定所依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六十九条规定,“以其他欺诈手段提交虚假材料或者隐瞒重要事实,取得公司登记的,由公司登记机关责令改正,并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公司登记或者营业执照。”

根据本法规定,工商局作为工商登记管理机关,只能作出“责令改正、处以罚款、撤销公司登记或者吊销营业执照”的处罚,但法律没有规定工商机关可以作出“变更前返回国家”的处罚决定。

其次,处罚决定表面上是对工商行政管理登记事项的管理,但由于股权交易实际上已完成近两年,“回到变更前状态”的判决相当于实际宣布前股东和受让股东之间的股权转让合同在工商行政管理登记机关没有效力。

根据中国法律的规定,只有人民法院和仲裁机构有权确认合同无效。工商行政管理机关确认合同效力的行为实际上是法院的职权,超出了法院的职权范围。

最后,根据《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六十九条,“公司提交虚假材料或者以其他欺诈手段隐瞒重要事实取得公司登记的,由公司登记机关责令改正,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公司登记或者营业执照”。提交虚假材料取得公司登记的,有两种情节严重但不严重的,并规定了相应的两种处罚规定。

情节严重的,可以撤销公司登记。情节不严重的,公司只能责令改正并处以罚款。

由于2005年1月12日提交工商部门的股权转让协议和卢顿公司的股东大会在转让前明确由卢顿公司处理,代理人张中行由陶友义的助理签字。

在工商顺义分局以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名义作出的处罚决定中,并未查明张忠被授权代表他人签订合同的真正原因,也未解释代表他人签订合同的行为所造成的严重后果。换句话说,处罚决定并没有解释代表他人签订合同的行为是否属于《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六十九条规定的“情节严重的行为”。因此,处罚决定中的“变更登记注销”没有事实依据。

同时,处罚书也做出了“罚款29万元”的决定。根据《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六十九条规定,处以罚款的,视为情节轻微。

综上所述,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顺义分局2006年12月11日以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名义作出的《处罚决定》违反了法律规定,超越了行政权限。此外,事实不清楚,法律的适用也不恰当。

此外,陶友义还带着100多人在光天化日之下非法侵占他人企业,非法打开保险箱和其他文件柜。他甚至拿出莉亚的公章进行非法活动。因此,他们也被怀疑非法占领和其他罪行。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执法部门来制止他们的非法活动,这是值得思考的。此外,莉亚的公司已经停产,各种经济损失已经超过8000万元,并在继续扩张。

作为负有维护社会秩序和公民、法人人身、财产安全职责的公安执法机关,它不能正确理解工商行政管理的职责只能针对登记行为,不能擅自处置法人财产,也不能依法保护法人财产不受侵犯,法人住所不能被非法侵占。因此,北京顺义公安局迄今为止的不作为和放任行为,应该对利亚公司财产和住所被非法占用以及财产持续损失的严重后果承担主要责任。

(编者注:这份报告本来可以在去年12月26日发布,但按照“以人为本”的做法,我们一直在等待执法机构介入,甚至等待陶友义等人回心转意自首。

在等待的过程中,当我们得知北京电视台的法律栏目“进行中”与我们同一天参与调查,我们将在12月30日之前或之后推出电视节目时,我们可以第一时间拿到调查报告。但是,我们继续按照“不发表报告就解决问题”的原则等待,因为我们必须遵守与顺义区党委的协议,在7天内听取答复。

现在我们终于知道有些问题远没有我们最初想象的那么简单。然而,包括顺义政府官员在内的有关各方仍有希望、甚至幻想妥善、积极地解决这一问题,因为这不仅关系到顺义的外部形象,也影响到我们伟大首都北京的声誉。无论利亚公司和陶友义之间有什么问题,都应该通过法律甚至法庭来解决,而不是用明火执仗。我希望北小营镇乃至顺义将真正成为“投资者的天堂”!)“中国著名唱片在线调查”被“政府官员和商人”联合封杀,一段时间后才发表这篇报道。这是哪个合法国家?为什么我们的网站不能报道这个?有虚假的文章和报道吗?中国官员腐败吗?普通人心中的影响有多严重?北京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首都,我希望中央有关领导能给老百姓一个满意的答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