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除垄断计划,在2017年完成新盐法规的实施,再等两年

然而,在她开始向我们走来之前,我们打了一千次电话,敦促她,已经实行了几十年的盐垄断制度最终有望被打破。

10月29日,在中国盐业协会第七次会员代表大会上,中国盐业协会透露,盐业体制改革方案已经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办公会议上通过,征求了各部委的意见。预计特许经营制度将在2016年废除,并在2017年完全按照新计划实施。

这也是自2009年以来第七个盐业改革计划。自然,困难是不言而喻的,但一旦它被释放,给盐业市场带来的变化是不可低估的。

“食盐专营制度自由化的最直接影响是激活盐业公司的活力。

届时,更多品牌的盐将出现在市场上,价格也会相应下降。

”一位盐业从业者说道。

已经广泛传播多年的盐业改革终于有了明确的时间表。

10月29日中国盐业协会披露的盐业改革方案显示,方案核心为废止盐业专营,具体内容为从2016年起,废止盐业专营有关规定,允许现有食盐生产定点经营企业退出市场,允许具有食盐销售资质的流通企业跨区经营,放开所有盐产品价格,放开食盐生产企业在批发、流通经营的限制。根据中国盐业协会10月29日公布的盐业改革计划,该计划的核心是废除盐业垄断。具体内容是从2016年起取消盐业垄断的相关规定,允许现有的盐业生产和定点经营企业退出市场,允许具有盐业销售资格的经销企业跨地区经营,放开所有盐业产品的价格,放开对盐业生产企业批发和经销的限制。

盐业将从2017年开始按照新计划全面实施。

据中国盐业协会介绍,根据已经通过的草案规定,盐业将在2015年继续特许经营,特许经营将在2016年取消,企业将在2016年同时申请新的生产和销售许可证,拥有新许可证的企业将在2017年开始新的经营活动。

对此,业内人士指出,市场化运作体系中的企业将率先受益于盐业改革,当地大型盐业公司将逐步向生产、批发和运输一体化发展。

与此同时,盐业改革最大的变化是负责生产和销售的企业之间的利润分配将是平衡的。

然而,市场化并不意味着价格将完全自由化。国家一定会保持宏观调控,稳定物价。一个完全流通的运输系统也决定了当地食盐价格之间的差价不会太大。

受盐业改革制度的影响,中国几家著名的盐业上市公司的股价也在上涨。

例如,在今年7月以来的四个月里,云南盐碱化(002053)的股价一直在持续上涨,从每股10元左右涨到今天的17.91元。

南丰化工(000737)的股价也从每股4.09元上涨到目前的每股5.19元的高点。

事实上,这是十多年来第七轮食盐专营制度改革。在此之前,所有各方都为自己的利益而战,未能完成工作。

据记者了解,早在2001年3月,原国家经贸委盐业管理办公室就根据有关高级官员的指示,于2001年下半年开始对盐业体系进行调查。然而,盐业中的既得利益集团强烈反对,并赶上了取消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盐业改革被搁置了。十多年后,盐业改革计划从未实施。

长期以来,食盐专营制度并没有被废除,而是受到许多方面的阻碍。

继1996年国务院颁布食盐专营办法后,目前我国各省、区的食盐销售分别由中国盐业总公司或地方盐务局和下属盐业公司垄断。

盐的生产、储存和运输由政府指定。

在食盐专卖制度下,有一些具有销售资格的牟取暴利的企事业单位,因为在盐业中,生产成本不高,销售利润高达生产利润的10倍。

此前,媒体报道称,海盐厂的盐消费者只有将200吨到300元的盐卖给指定的盐生产企业才能买到。

加工后,生产企业卖给盐业公司,后者每吨500元到600元。盐业公司分配完供应后,就把它卖给商人,商人可以以每吨1000元以上的价格出售盐。

当它最终到达消费者手中时,每吨的价格超过了3000元,这真是一个巨大的利润。

事实上,在此之前,中盐被指控抬高了盐的价格。2010年,几家当地盐业公司签署请愿书,要求改变与中盐的利润分配比例,因为“中盐的利润是制造商的几倍”。

中投咨询的食品行业研究员向建军告诉记者,关于取消食盐垄断的讨论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但推迟的原因一是食盐安全,二是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

既然食盐专营制度的废除指日可待,这些旧病会被根除吗?参与盐业改革的工业和信息化部相关领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制定该制度是为了解决上述矛盾。与此同时,该计划确实考虑到了一些可能出现的新问题。

然而,该计划仍在内部讨论中,在正式宣布之前谈太多是不方便的。

我们为什么要留出两年时间?既然食盐改革制度已经得到国家发改委的批准,为什么还要等2-3年才能正式取消垄断,实行新制度呢?一名广东盐业进出口负责人对记者进行了分析。这是中国盐业协会(China Salt Industry Association)安排整体改革进程的意图,为只有生产资质的地方盐业公司留出2年时间申请自己盐产品品牌的商标和外包装设计,以便充分参与市场竞争。

尽管盐业专营制度的废除被推迟,但包括中盐在内的盐业生产销售公司早就嗅到了改革的气息,在专营制度废除后,已经开始争取全面的市场竞争。

尤其是这些原本只有生产资质的企业,只能看到那些有销售资质的企业赚了很多钱。

“最近几年,有很多关于废除食盐专营制度的传言。人们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改变。如果改革步骤越大,影响就越小。

20世纪90年代,该公司开始多元化布局,包括向盐和化学工业扩张。

”兰台工业的一名员工告诉记者。

记者将继续关注盐垄断体系的自由化能释放多少市场空以及谁能从中分得一杯羹。

发表评论